旅居記實

2017-12-21
琦琦,也可以她叫kiki
9年前大學畢業,學的是社會褔利系,懵懂的她只知道自己有著關懷生命的特質,就投入了兒少中途之家工作。
 
在職期間,覺察到傳統的機構裡,不能有自己的思維模式,得依循上位者的指示做事,於是在這樣的權力結構之下,飽受壓迫的不舒服感以及價值觀上的落差(傳統:是孩童的成績為一切指標;琦琦:考量各方面的展現,例:品性、特質、專長...等。),認為生命不是只有成績如此簡單,是要透過實際在環境裡體驗去累積的,但體制內和正規教育並不重視這一塊!
 
就決定離開職場,申請了去澳洲打工換宿,記憶最深刻是在農場裡工作。

一方面,實際去經歷了農作物與畜牧業的產線過程,這過程很累很累,汗如雨下,卻也在這身歷其境的過程中得到療癒,看著大自然的風景,去歷經四季更迭的氣候。在職場上累積的身體病痛逐漸的改善就更崇敬大自然的力量。另一方面是與農場主人的互動,是以前在職場工作上從未有過的對待,對待自己的員工信任感很深,沒有工作標準的要求,勇於給員工嘗試任何的事物,去接受員工犯錯的風險,是很平等很尊重的互動!
 
經歷這些後,更確定自己想要的工作模式(沒有權力階級的範疇)與生活環境(在大自然中工作),澳洲結束工作後回臺灣,了解到臺灣的糧食自給率很低,也看到了人類的過度消費、動物被不公平對待、環境被大肆地破壞,因此有了衝擊,就決定把自己變成一張白紙,然後選擇與農業有相關的工作與生活。
 
就找了些政府開的農學課程,但最後政府的課程還是導向如何獲取金錢,與自己想以環境為出發點的觀點有牴觸就放棄了課程,但過程有聽到一位教授介紹臺灣有著各式各樣的農法,其中一個農法叫做「秀明農法」,自己查了資料之後發現有一本書叫「我的幸福農莊」,看完之後深深覺得與自己的理念一拍即合,發現全臺灣有滿多秀明農友的句點,去了淡水、臺中、新竹、臺東...等地。
 
覺得最印象深刻的是臺東的鹿野,因為曾經在鹿野的新峰茶園打工換宿,非常喜歡當地山、海、溪水、人和生活的步調,這裡有著放眼望去不勝枚舉的山林、開著車繞過縱谷就能看到一望無際的海岸線、夏天還有最佳避暑勝地蝴蝶谷、還有彼此會互相照應的居民,這就是想要的生活環境,就開始和夥伴們一起打聽這裡可以租借的土地和住處。
 
生活的過程也有遇到難受的事,就是本身會對小黑蚊過敏,只要被咬就會組織整個腫大,曾經有次腫大到無法行走,還以為自己可能會死於蜂窩性組織炎,但自然以及人體的自癒能力都讓我順利的經過這段經歷,現在對於小黑蚊的叮咬反應就相對緩和許多。
 
許多人抱持著高度的好奇,我們怎麼會選擇到鄉下生活,常常問我們有沒有什麼遠大的目標呀?但我們總是單純的回應,說我們純粹想來生活,帶著尊重和感謝的心生活。
 
在周邊鄰居的引薦之下,參與了鹿野公所主辦的鹿野聯絡網計畫,以前我一直以為就是我一個人在為我想要的生活而努力,參與了鹿野同學會之後,我發現,其實鹿野鄉也有不少青年,與我一樣抱著對理想的執著來到了鹿野,透過這個聯絡網把大家串連起來,讓我們不再覺得孤單,而是有一群伙伴跟我一樣為著圓夢而努力,這個感覺很好。其中最最感動的事,就是在地居民對我們的照顧,像是龍田村有個叫樹蘭的大姊,很熱情的介紹了住處給我們;還有永安村的王龍大哥願意把它租借的土地分享給我們耕種。

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



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


上一則   |   回上頁   |   下一則

關閉 [X]
下載次數:500